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我们做公益是为了什么?

  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至上的人,做事情永远都更价值,对看不到结果的东西我从不预设和评价,想了解的东西就一定会深入调查。我练过半年太极,就为了搞清楚“气沉丹田”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我也崇尚理想主义,认为个人的努力可以推进社会的进步;我喜欢的作家中也不乏无政府主义者,主张用“小政府+大市场”的方式管理社会……我也曾因此思考:如果以上这些都成立的话,公益这种单向的福祉输出是不是就失去其意义了呢?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乌龟可以通过努力战胜兔子,我们也习惯于把失败的人生当成是“当初不努力奋斗的必然代价”。如果这些也成立,那么,是不是“苹果书屋”这类阅读公益也就没有价值了呢?——他们自己不爱学习,你去帮他们也不过是多此一举,能有什么用?
可是,当我看到深山里孩子们漏风漏雨的学校、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的老师;当我看到因为离家太远中午只能吃馒头喝凉水充饥的学生,还有七八岁就不得不独自生活,每天砍柴烧饭做家务到精疲力尽的留守儿童;当我看到广州图书馆里上百万册图书的书架旁占着座位玩手机的中学生们,和乡下一个学校抢着看一套课外书的孩子们;当我看给餐馆送外卖的和工业生产线上的稚嫩面孔,还有那些无法跟正常人一样生活的特殊人群……我不得不承认:有些人是生来就难有机会的,他们中的大多数注定一辈子都要被困在世界的角落和社会的底层。他们的生活会不会幸福我们无权评判,可他们至少应该有选择的权利。遗憾的是,他们很少有这个机会,商业和市场行为则永远是逐利的。这是一个巨大的角落,也是被大多数人所忽视的角落。
这里,就是公益一直存在和辛苦支撑的领域,是公益汇聚大家一点一滴的善行,用杯水车薪的努力填补着这个世界的斑驳缝隙。
当然这也是任何一个社会都必然存在的现实问题,差别只不过在于程度和数量罢了,每每看到这些情形就悲天悯人愤世嫉俗,但我们都清楚,那并不能改变什么。理智面对困境,并尝试力所能及地去做些改变,在我看来这才是成熟人格应该具备的社会观。

而公益,就是我们和自己的愤世嫉俗和解、和这个社会对话的方式之一。

公益的范畴很广,环保、医疗、扶贫、教育……广东公共频道的“苹果书屋”项目,主要在教育和阅读领域。5年,25所学校,1137个孩子,从青海玉树到广东汕尾,跨越大半个中国我们只干一件事:用镜头记录下这些在斑驳缝隙里求生的孩子们,并把它呈现在世人面前,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大众媒体该有的责任担当。
但即便如此,单凭我们自己,能做的事情也是很有限的,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个体,都有自己的家庭、生活和工作,不能像圈子里的不少人那样,把公益作为人生目标去投入和奋斗。但是我们还是会尽力去做,把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其中。五年来,我们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捐书也好、捐钱也好,这只是如何让自己业余生活更有“价值”的众多选择中的一个;而对于那些孩子们,这也许就是推开他们生命中另一扇窗的开始。
我们一方面努力做得更好,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我们正走在一片荒野中,看不清远方的目标。“苹果书屋”它很难称得上美好,也一点儿都不酷,绝不是靠一时冲动就可以做下去的。这就是公益,大多数时候都充斥着悖论,这种悖论也许会让很多人感到挫折和艰难,但对我们来说,它反而让我们更加充满斗志,去对抗这种混沌,把美好和希望带到孩子身边。
我从不避讳谈及公益的艰难,因为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在这里,美好的幻想帮不上忙,我们更需要耐心和信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绝不仅仅是输出,同时也在不停地从孩子们身上学到新的东西。和他们在一起,可以让我们更单纯、更纯粹地去思考问题,深入亲密关系和生活的本质,这对参与“苹果书屋”项目的每个人来说,都是重要的人生体验,而这,也是构成我们能坚持下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知道,很多人期望听到诸如“成就感”、“收获和回报”这样的东西,它们的确会出现会存在,也听起来很美好,但却值得我们警惕。因为“成就感”很可能催生付出感,而付出感则会为任何关系本身埋下隐患。我们做苹果书屋,只是因为我们认为,阅读公益需要有人去做,它能使孩子们从书中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也因此有权拥有更多选择的机会,哪怕是星星点点的机会。我们不去预设什么衡量标准,但即使只对几个人甚至一两个人有所启示,那它的意义就是无穷的。
胡适先生问:“生命本身不过是一件生物学的事实,有什么意义可说?”我们的答案是,ag环亚游戏做一事便添一事的意义,生命无穷,生命的意义也无穷了。
我从不能肯定会发生什么,但我肯定美好的东西正在发生;
我从不期望会改变什么,但我相信有些人能因此看到人生的改变;
我从不确定会收获什么,但生命不正是因为这些不确定,才具备了无限的可能和趣味吗?
公益是美好的,因为你的每一次行动,都可能是改变世界的支点。就像某位哲人说得那样:你是什么样,这个社会就是什么样。
? 文:小野猪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